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manbetx2.0手机版登陆 >第二百零六章胆寒

第二百零六章胆寒

张家虽不算大家,但在学府的底蕴和背景却也不容小觑,声威惊人,寻常天骄人杰都是不敢忽视。

所以,即使是一些极境王者见到张家的少爷公子,也是从来都没有如此折腾过。若是有矛盾,彼此寒暄几句也就随手揭过。

但今天却是不然,秦鸿居然毫不留情,当众对张家少爷如此霸道。不仅打了张家的人,还抢走了张家古宝封天图,这无疑是赤裸裸的藐视了。

“这得多大的胆魄,才敢做出这样残暴的事情啊?”

人群惊哗,对秦鸿惊奇不已。

秦鸿的态度简直太强势了,比起张家的行事作风都还要霸道。谁敢对他无理,他就对谁更无理,如此强势霸道的还击,打脸可真是啪啪啪的。

“如果张家知道,也不知道这个野小子承不承受得起张家的报复?”

“传闻张家有人杰,那可是一位武道痴儿,是个疯子。若是他出手,连得邱府和戚家的天骄都得敬畏三分。”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看他的样子似乎毫无畏惧,难道是哪个大家的公子?”

人群议论纷纷,对秦鸿的背景揣测不已,他们都很好奇,怎样的一个人物才敢如此无视张家之威的。

一时间,淘宝区哗然一片,喧嚣热闹。

“考虑得怎么样?是赔罪?还是与我殊死一搏?”

这时候,秦鸿走近了张渝然的身前,目光冷厉的看着后者。张渝然跌坐在地上,双手无力垂在左右,脸色苍白,嘴角鲜血猩红,看起来尤为狼狈。

“有种你杀了本少爷,张家定与你不死不休!”

张渝然咬着牙瞪着秦鸿说道。

“杀了你?你当我是不敢吗?”

秦鸿闻言冷笑,倏然间欺近身前,冷眸流转,透着嗜血的戾气。那猩红的眸子一闪而逝,让得强作镇定的张渝然顿时脸色一变,止不住的浑身颤栗。

“你……你别过来!”

看着秦鸿杀气腾腾,似有一副杀破诸天的气势,张渝然终于是惊恐大叫,脸色满是惊悸。

“要么赔罪,要么买命。二选一。”

秦鸿冷淡的看着张渝然说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淘宝区镇守执事所说的话秦鸿可不敢无视。

张渝然欠他的债,他可以讨还,即使使用各种手段都是正常。但是,决不允许杀人,否则杀人者偿命。

所以,秦鸿自是不会在此杀了张渝然。

“我买命,我买!”

张渝然惊叫,冲着周围的张家人喝吼:“快扶我起来啊!”

刷!

一个个张家人如同野狗一样,前来扶起张渝然退开了一段距离。

“快,买命!买命啊!”

张渝然一副惊惶的样子,示意着左右人取出了腰间的储物袋,隔空朝着秦鸿扔去。

“东西都在里面,全都在里面。”

张渝然看向秦鸿说道,语气焦急不已。

秦鸿一手抓过储物袋,灵识当场浸入储物袋检查。但霎那间,秦鸿忽然身躯一震,脸色倏然苍白,嘴角都是溢出了鲜血。

“你找死!”

秦鸿怒吼,手中储物袋猛地抛飞了出去,虚空中,一股狂暴的力量轰然炸开,储物袋粉碎成渣。一股洪浪在虚空翻滚,四面八方的人全被震飞了出去。

秦鸿也不例外,飞退了数百丈,这才踉跄的稳住身影。张渝然竟敢对他使诈,那储物袋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一团狂暴至极的杀伐气。他灵识浸入其中检查,被杀伐气所伤,受了内创。

若非秦鸿反应及时,退得迅疾,只怕杀伐气爆发,会将他的神魂都给杀伐成碎片,让他当场身死道消。

“想走?今天我看谁能走得掉!”

波动平复,秦鸿怒眼抬头,只见张渝然在张家人的搀扶下,风雷滚滚的朝着远方逃窜而去。面临着秦鸿,他们没有胜算,只能够仓皇而去。

刷!

秦鸿浑身力量爆发,周身精光灿灿,精气澎湃,秦鸿全力冲了出去,如同一条出海蛟龙滚滚而动。

恐怖的气势一闪而逝,虚空都是直接被碾碎掉了,秦鸿暴走,所过去处,人群无不惊惶退避,被秦鸿绽放开的气势生生的掀飞了跟头。

“留下来!”

秦鸿手中出现一名死亡天戈,被他狠狠的抛掷了出去。天戈流星赶月,一闪而逝,霎那间出现在了张渝然等人的后方。浓郁的死亡之气从天戈中爆发,遮天蔽日,连得前路都是黯淡无光。

“不好,死亡之气会浸入体内,快防护!”

张家有武道王者惊吼,死亡天戈中的死亡之气极为浓郁,连极境王者只怕都得受到影响。

一时间,张家人手忙脚乱,速度顿时大减。而在片刻间,秦鸿的身影却已是滚滚而至。他手中出现一柄战矛,猛地横扫上去,携带着滔天之威抽向了张家诸人。

“你……”

张渝然还没来得及惊叫,便被秦鸿一矛横扫在胸膛,一个跟头滚滚倒翻,横砸出去了数百丈之远。其他武道王者也都是受了重伤,一个个咳血横飞,砸进了大地中骨断筋折。

一时间,张家人仰马翻,满场之人全部被镇压。

“给我去死!”

秦鸿身影滚滚而动,再次出现在了张渝然的身前。战矛暴刺,朝着张渝然的胸口杀去。被后者接二连三的算计,他已经极近恼怒,要出手杀人。

“住手!”

眼见秦鸿暴走,那镇守淘宝区的执事顿时大声喝止。

但秦鸿既然出手,自然就不可能有留手的余地。他战矛放光,锐利之气好像都能够捅破诸天,杀气腾腾。

“叮!”

一声脆响,虚空都有火花绽放,秦鸿一矛竟是没有将张渝然刺个对穿。战矛受阻,竟是被生生抵挡了下来。

豁然间,秦鸿眼眸生冷,只见张渝然的胸膛有着一枚圆形盾牌守护。盾牌半人高大,通体绽放土黄色光斑矗立在他胸前,秦鸿战矛暴刺,竟是被盾牌抵挡了下来。

这正是张渝然在先前淘宝对赌时淘出来的宝贝,是一件中品皇器。

“给我开!”

秦鸿断喝,战矛曦光大盛,猛地一震,犹如蛟龙出海,携带着磅礴之威轰进了盾牌中。

“铛!”

金钟般巨响,震耳欲聋,大力爆发将盾牌都是震得横飞,让得盾牌光芒都是内敛了下去。盾牌后的张渝然自然无法避免的受到牵连,连带着盾牌一起被震飞了出去,砸进了远方大地,浑身骨断筋折,咳血不已。

“啊!”

张渝然惨叫,声音贯彻长空,让得淘宝区方圆数百里之地都是听得见他的惨叫。那凄厉的声音犹如鬼哭狼嚎一般,惊得不少人都是头皮发麻,胆颤心惊。

“小子,你敢这样对我,张家不会放过你的!”张渝然惊吼,他已经恐惧。

“张家又如何?我连邱府和戚家都敢杀,更何况你?”

秦鸿冷漠嗤笑,大步流星的走上前去,浑然没有半点畏惧。区区张家,不足为惧。

“你……你个疯子!”

张渝然是彻底没辙了,他从没想过秦鸿竟是油盐不进,连张家都是不放在眼里。

“执事前辈,救我!救我啊!”

终于,眼看着秦鸿杀气腾腾而来,张渝然惊恐急了,冲着淘宝区镇守的执事求救。此时此刻,也唯有执事能够护住他了。

听得张渝然的惊吼,秦鸿的速度就更加快了。他身影爆闪,如同一道流星朝着对方而去。战矛绽放曦光,要将张渝然钉死在地。

“唉,且罢手吧。”

然而秦鸿终究是晚了一步,战矛暴刺而去时,张渝然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被一道清风卷过而去。

学府执事乃是了不得大人物,皇境至强在其眼中也都是蚁虫,有大威势。

面对执事插手,秦鸿也没有过多僵持,反正该做的都做了,该得的也都得了,不如顺水推舟,送执事一个脸面人情。

“既然前辈开口,弟子自当遵命!”

秦鸿收起了战矛,连带着捡起了张渝然遗落的那件中品皇器盾牌。

“此事就此揭过,双方不得事后报复,否则,违者必究。”

执事开口说道,秦鸿平静点头。张渝然更是慌不迭的点头,一副惊恐的样子。但在他垂首之际,那眼神中闪过的阴冷却是骇人至极。

被人如此羞辱践踏,他一代大家少爷怎堪忍受?

“此间事了,前辈,弟子告辞!”

秦鸿抱拳施礼,便是转身而去。不过临去时,他目光幽幽的看了不远处淘宝平台下的胖子熊一眼,后者此时正在跟先前帮助张渝然淘宝的猴子少年七仔闲聊,似乎是在诱惑着那个懵懂少年。

察觉到秦鸿目光望来,胖子熊不自觉的浑身一颤,回头看向秦鸿,看着后者的眼神时,他顿时讪讪一笑。

“走,跟胖哥去,以后胖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胖子熊大手一挥,搂着七仔的肩膀朝着秦鸿走去。那肥胖又臃肿的身影,与七仔那干瘦如枯尸的身材格格不入,对比性太强大。

人群观望着这一幕,都是忍俊不禁。这一胖一瘦的组合,还真是惹人发笑。

就这样,胖子熊随手就招揽了七仔,抢走了这样一个觉醒灵根的人才。以后不论是修炼天资,还是淘宝本事,可都是一个大助力。

秦鸿眼见这一幕,也不禁对胖子熊的手段佩服。这家伙还真是个大忽悠,忽悠人的本事首屈一指啊。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