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manbetx2.0手机版登陆 >第二百二十三章归来

第二百二十三章归来

“听黎大队长的意思,我是应该死在里面,才符合你的意愿吗?”

秦鸿轻笑,眼神显得很不好看,黎文华从最初相见就开始针对他,曾在进律法堂时多次对他表示讥讽。

“你怎么说话?队长问你话,你就老实回答,哪来那么多屁话?”

眼看着秦鸿不善的语气,黎文华身后就有人不爽起来,站出来指着秦鸿喝道:“队长怀疑你,那是理所应当。”

“就是,就这小子也敢闯三关?我看这家伙不过是去圣坛望了一眼,然后假装在那待了两个月,就称自己闯过圣坛了。”

“是啊,我就想,这家伙怎么可能会闯过圣坛?恐怕连圣坛都没爬上去过吧?”

一些执法者纷纷讽笑,他们对学府三关都是有所了解的,过圣坛前的百万天梯他们都曾见识过,几乎也都踏足过。但最终都倒在了天梯上,不得不止步退回。

所以,闯三关者无数,但能够真正接近三关者的屈指可数。而在学府律法堂,一般有能力的执法者就都前去试过机会,但无一例外,全被刷了下来。

因此,对于过圣坛的百万天梯的威势,他们都有所感受,是清楚的。

“没本事,却偏偏要装大尾巴狼,我看你出去后怎么伪装。嘿嘿,邱府和戚家的人可都等着你的。”

有执法者冷笑,看向秦鸿的眼神满是不屑与幸灾乐祸。

秦鸿闻言,眼角余光瞥了那人一眼,瞳孔中星辉闪烁,似有大星在其中沉浮,隐现着一种无形魔力。目光与那名冷笑的执法者对视,他的瞳孔中就好像浮现起漩涡,有无形的力量好像要将对方的神魂都吞没掉。

“啊!”

一霎那间,那人豁然惊恐,抱头惊叫,仿佛看见了平生最恐惧的事情。

“秦鸿,够了!”

众人中,唯有黎文华有所察觉,身影一闪挡在了秦鸿面前,脸色冷酷的呵斥着秦鸿。

刷!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了秦鸿,从黎文华的态度中隐约间有所明白,眼神皆都很不友好起来。

秦鸿见状,这才恢复正常,他从容一笑,并不在意黎文华等人的敌意。

“黎大队长,该回去了!”

秦鸿笑着说道,让得黎文华的脸色很不好看。

但身为执法者,他却不得不忍受,长老亲自颁布的命令,他不得不执行。

“走!”

黎文华冷喝一声,甩手祭出了一艘战舰,众人齐齐登临,这便是破空远去,朝着学府中心广场滚滚而至。

……

玄天学府,中心广场。

两个月以来,广场内来来往往,人数数以十万计,受秦鸿闯关的消息影响,很多人都被惊动,前来此处观望。

至今两月一闪而逝,一直不曾得到消息,终于,很多人是难奈不住了,感觉到了无聊。这样枯燥的等候消息,无疑很让人不安逸。

“我看那家伙多半是闯不过了,没意思,白在这儿耽搁时间。走了!”

有人摇头离去。

“两个月没有消息,想必是闯不过了。百万天梯的恐怖,我可听起不少往届师兄提过,那种压力是超自身极限的突破,没有潜质毅力是闯不过去的。”

万博体育是中国最早而且最大的财经门户网站,万博官网为您全方位提供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覆盖股票、基金、期货、股指期货、外汇、债券、保险、银行、黄金有人介绍,传递消息,让很多人都是知晓着过圣坛的厉害。虽然闯三关的人少之又少,但去三关之地磨砺自身的却是有很多。

只要有能力和天资不错的人都会前去尝试,借助三关的初步压力淬炼己身,突破极限,从而磨砺根骨。

便也因此,三关的凶名才会日渐极盛。

“走了走了,两月不得消息,我看那小子恐怕死在了天梯上,现在都已经成为一滩脓血了吧。不等了!”

“真没意思,浪费两月时间空等,走了。”

此时,很多人都是丧失了耐心,起身离开了广场。

“长老,快使用宝镜再观望一下吧?确定一下结果,也好让我们走得心安啊!”终于有弟子忍不住的起身,对黄金战舰上的秦简大喊。

“是呀是呀,长老,这都过去两月了,想必也会有个结果了,请您施法,让弟子们一窥究竟吧。”

有弟子催促,掀起一片风波,广场数十万人躁动起来,请求秦简施展通天镜一窥结局。

黄金战舰上,秦简额首点头,挥手间祭出了通天镜,道音滚滚不绝,宝镜绽放神光,镜面中荡漾起波纹,祭坛山的景象再次映照出来。

十万丈高的山体耸然屹立,顶天立地,恢弘大气。而此时,祭坛山平静,清晰入目,再没有了上次那般炽盛的金光蒸腾。

“没人了?祭坛山平静,秦鸿死了吧?”

所有人都是哗然,掀起一阵唏嘘声。

“踏足者身死,祭坛山便会再次沉寂,果然,秦鸿是死了,不曾闯关成功。”有极境王者给予了肯定,让得很多人附和着点头。

“我就说嘛,三关凶险,乃十死无生的绝地,哪有那么容易闯过。秦鸿不自量力,不知死活,也敢言称闯三关?”

“我看那小子满脸夭折相,也活该他如此,死也白死。”

“早该死的东西,留在世上都是祸害。活该!”

“秦鸿滥杀无辜,罔顾学府律法,其罪大恶极,终将被天收。”

渐渐地,广场中传开诅咒声,幸灾乐祸,讥讽嘲笑的声音从四方万博体育是中国最早而且最大的财经门户网站,万博官网为您全方位提供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覆盖股票、基金、期货、股指期货、外汇、债券、保险、银行、黄金而起。说话之人其中不乏邱府与戚家的弟子,这些人可都对秦鸿恨之入骨。

邱府四大战卫之首的彭飞,绰号暗蛇的他都是流出了森冷的嗤笑,那阴鸷的狭长眼神闪烁着寒芒,犹如得逞的毒蛇,让他整个人都是阴森森的。

远方广场外,一艘战舰上,雪月与阮天站在上面,看着通天镜内空荡荡的祭坛山,两人的心情都是倍感沉重,脸色都是难看至极。

“我不相信,他会就这样死掉。”

雪月站在战舰上,幽幽说道。她面带轻纱,挡住了秀丽容颜,但一双明星水眸却是清美不绝,有颠倒众生的气息。

“我相信他,他会活着回来。”雪月目光幽幽的说道,语气很笃定。

与雪月一样,还有着其他很多人都在四方观望,怀着希冀的心情等候着。刘勋,齐琪,木婉清等人也都在祈祷。

几人一直都随同齐琪去了齐氏王府修行,因此一直以来都不曾出现。事后得知秦鸿闯关的消息,他们匆匆赶来,却不曾得见到秦鸿离别的一面。

此刻两月过去,祭坛山终于再次显露,却不见秦鸿踪迹,这让他们的一颗心都是悬了起来。他们相信秦鸿无所不能,觉得秦鸿可以化险为夷。但事实摆在眼前,却又让人难以置信。

“秦鸿哥哥不可能就这样死的!”

齐琪在一艘银色战舰上哭哭啼啼,眼圈通红的她看上去楚楚可怜,倍感柔弱。在她身边,有着一位成熟丰韵的女子安抚,叹息连连。

“柔姐姐,秦鸿哥哥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齐琪抽泣,看着身旁成熟丰韵的女子希冀的问道,她很想后者能够肯定她的心思。从与秦鸿认识以来,后者多次逢凶化吉,更屡次相助与她,那道身影早已经深深的烙印进了小丫头的心头。

“好了丫头,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够做主的,一切都全凭天意。天若如此,我们也无力改变。”被唤作柔姐姐的丰韵女子轻声叹息,齐柔虽然不曾见过秦鸿,但后者的名字她却是早已经耳闻。

秦鸿大闹邱府,镇杀极境王者,更是洗劫戚家群雄,种种事迹都让她如雷贯耳。久而久之,她也是对秦鸿上了几分心。特别是几乎天天听着齐琪一口一个秦鸿哥哥,她也难免对秦鸿好奇起来。

在齐柔身后,是刘勋和木婉清,两人神色落寞,都是隐露着忧虑。

中心广场,群雄嘈杂,议论纷纷,让得广场氛围喧嚣热闹。

“呜呜呜!”

而在这时,远方天穹忽然传来了号角声,号角声沉闷,却响彻天地,传遍学府内外,声声入耳。

豁然间,让得学府所有人都是哗然失色,一些执事和执法者更都是脸色微变,瞳孔都是狠狠收缩了起来。

“惊天号!”

有执法者惊呼,道出了号角声来源,这是律法堂特有的号角声,一旦吹响,声可惊天,是学府众弟子齐集的号角声。

“是谁?居然在此时吹响惊天号,召集众弟子集齐?”

有执事不解,黄金战舰上连得秦简都是皱起了眉头。他转头寻音望去,一眼望破诸天,瞬间看清楚在那号角来源处,一艘战舰正滚滚而来。

秦简目光如炬,一眼千万里,当看清楚战舰上的人影时,他的眼神也都是忍不住的动容,闪烁起一抹惊喜。

盖因那艘战舰甲板上,秦鸿一人独立,站在战舰前方。身后黎文华等执法者无不避退数丈,不敢靠近其身旁。

是他,果然回来了!

秦简目露惊喜,那威严的脸上都是浮现起了轻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